书通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日志 >

生命边缘(一)_散文网

时间:2021-08-28来源:烟雨红文学网

儿躺在床上已经一个多月了,卧室里十分零乱,雪儿已经不能收拾得有条不紊,床头堆放一些喜欢看的书,好久没有读这些书籍了,每当大脑减轻了,雪儿就斜斜半躺在床上看书消磨。雪儿从书堆里抽出陆幼青的《的留言》,陆幼青顽强与癌症作抗争精神,常常鼓舞雪儿与病魔作顽强的抗争,她只感叹不能倒着活,如果时光能倒流,她会努力成为一名诗人,或者是富有灵感的作家,可惜大脑里一片空白。

雪儿不善于用表达,文学是语言的艺术,电影是表演艺术,她只酷画画,绘画是线条和色彩的抽象艺术,她热爱大自然,大自然一草一木寓意了丰富意境。

早上醒来,小卧室里有些寒冷,下了好几天大雪,雪儿想像大自然一定是白皑皑的冰天雪地,厚厚的窗帘把房间裹得严实,房间昏暗而又阴冷,她已经看不到窗外更远的世界银装素裹。躺在床上就聆听雪籽扑打在玻璃窗,意象里幻觉出蚕吐丝淅沥声,仿佛是缠绵悱恻的窃窃细语,那是一个多么冰清玉洁的世界,洁雅肃穆,白雪缤纷,雪压枝头。

窗口缝隙里透出一线晶亮的光芒,黑暗阴冷中的卧室渐渐亮堂起来,窗外的太阳终于从阴冷天厚厚的云层挣扎出来,晴朗地洒下明媚的阳光,又是一个白昼轮回,也许生命开始进入倒计时。

太阳出来了,雪儿就要融化了,这个好冷,人生百年,雪儿生命还没有走完三分之一。

雪儿不知道是否能度过这个冷寂的,人生苦短,她对生命留恋而又迷惘,人世间的冷酷得使她感受不到片刻温暖,死亡阴影常常笼罩雪儿周围,她把生与死看得麻木了。生有何欢,死又何以足惜,雪儿模了模床头枕北京治疗癫痫哪里好头底下小瓶子,那是每天大脑像针扎样疼痛得睡不着觉的时候,每天给一片安眠药积攒下来的,只要一口吞下,一切都解脱了。( 网:www.sanwen.net )

床对面的墙壁上镜框镶嵌一副油画,萧然画的雪儿人物的油画,雪儿有点冷冷望着正前方,细眉如一廉下弦月,眼神略有些。雪儿最珍爱就是活灵活现双眸,富有灵性,像两潭清泉泛起涟漪,仿佛天上彩虹沉淀在一汪清澈的眸子里。雪儿双手很自然交叉丰满的胸膛低谷,一袭飘逸的风衣,身材富有流畅的曲线美。绘画风格古典美与美完美结合,清新典雅。雪儿很喜欢这幅画,精心裱好挂在小卧室里,当雪儿每次支起身凝视这幅油画,总有红颜褪尽的哀怨和凄迷,脑海总是定格在医院宣布病情一瞬间。

“现在已经是晚期了,开刀切除脑瘤的成功可能只有百分之三十的概率,目前只能转院,而转院路途上颠簸很容易出现危险。”

身着洁白大褂主治医生面呈忧虑告诉雪儿CT检查的结果。雪儿看了一眼蘑菇状的胶片,有一块阴影在侵蚀沟壑纵横的脑神经。戴着宽厚眼镜的医生,冷峻目光藏在镜片深处。也许医生见惯了病人的目光,总是保持平和冷静的表情。雪儿对主治医生寄予生命的厚望,当主治医生面无表情告诉雪儿这一结果时,她知道医生已经无回天之力,这里医疗设施不具备开刀条件。雪儿闭上眼睛不去看坐在身边的母亲泪眼涟涟愁容,还有主治医生一脸无奈同情,甚至有点惋惜,雪儿还这么!

雪儿对生命期望难治性癫痫病是怎么形成的值近乎等于零。

“,我想回家!”雪儿坚决不同意转院做手术,她知道母亲为了给她治病已经靠借债度日,何况只有三分之一的希望,就是有希望成功,这昂贵的治疗费从那里来?

“雪儿,我苦命的雪儿,妈就是讨钱也要把你病治好。”雪儿母亲不忍心让雪儿出院,女儿是母亲心头肉,就是舍弃母亲生命也要保全女儿的生命,母亲不愿意白发人送黑发人。

雪儿看到母亲眼泪汪汪滚下来,晶莹晶莹的,她不忍心睁开眼睛。求生的欲望使雪儿强烈想活下来,可是家里一贫如洗,亲戚都怕沾边,曾经那么亲近的躲得远远的,怕向他们借钱。世态炎凉,人情冷漠。母亲下岗后家里已经没有收入了,每天就靠开家小卖部微薄的收入度日,能维持生计已经就不错,哪有钱治病,也毫无能力还债,人情冷暖两相知,不管母亲如何恳求,雪儿以死来拒绝继续治疗。

脑瘤细胞继续繁殖活跃,已经开始压迫神经系统,病魔的在折磨着雪儿的身心,她不知道能否挨过这个冬天,一旦大脑处于清醒状况,雪儿就十分恋旧,那些流逝的模糊而又清晰映在脑海里。雪儿努力把一切忘却掉,极力使大脑处在苍白里,然而,难以平静的大脑常常呈散状式思维,甚至跳跃式流动潜意识,思考问题比任何时候要透彻,雪儿深刻体验出壳的痛苦。

时代的雪儿,老是唠叨出生时候情景,她是下雪天出生的,呱呱坠地的时候,天正下着鹅毛大雪,雪花漫天飞舞。接生护士问道:“谁是婴儿的父亲?先取个名字。”

富有文学情怀的父亲不加思索说道:“就叫白雪。”父亲有点失望,他一听哭声就知道是癫痫病小发作怎样治疗丫头片子。因为姓白,倒是一个富有诗情画意词组的名字,尽管父亲不希望是个丫头,还是用接纳这个女儿。

雪儿也喜欢这个名字,每当过生日就是大雪纷飞,父亲总是带她去滑雪橇,银白色的雪原把荒凉遮盖得严严实实。雪儿喜欢下雪天,在一望无边雪地同亲打雪仗、堆雪人。雪儿的童年时代是和的,父母都在一家当时人人羡慕的国有企业,后来父亲因为文章写得好,在机关当管理人员,尽管并不富裕,却充满甜。

人生无常,雪儿父母亲所在国有企业倒闭了,平静生活发生了戏剧性的变化,一之间使家庭生活一下子失去了经济来源,父母每天为生活愁眉苦脸,没有什么技术专长的父亲找不到新的工作,年龄四十好几了,外面招聘都是三十五岁以下,每次外出碰壁回来,心就受到一次次的伤害,找不到工作的父亲天天在家借酒浇愁,喝醉了酒的父亲就会埋怨母亲,当初不该调到一起。

然后就是无休止的争吵......

雪儿还刚读高中,她常常躲在卧室不敢出门,蒙上一层阴影,从小所受到的教育,社会主义公有制是最完美制度,为什么国有企业一夜之间都垮了,人们在新旧观念中碰撞,在阵痛浮躁中寻找出路,现实社会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嬗变。

雪儿父亲实在找不到工作就开始做生意,向人借了一笔高利息钱开了一家餐馆,性格温良敦厚的父亲,缺少商人见利忘义的精明。雪儿家地处经济落后地区,好多单位和企业工资都开不出来,每次记帐的钱都成了呆账。由于经营不善,每个月要付出昂贵的房租、人工费、税收以及各种乱收费,父亲终于负债累累关了餐馆,讨债的人踏破成都看癫痫的医院了门槛。为了怕年关讨债,心灰意冷的父亲决定离家出走。

“现在只有离开家了,过年要债的人踏破门,为了保住两间旧房,我们只有。”父亲明显苍老了许多,提出跟母亲协议离婚。

“你倒一走了之,这么多债让母女两咋偿还?”母亲哭了。

“离吧,是为了活命,在外面闯出活路来不要忘记你的女儿。”母亲终于想通了。

“债都是我借的,我们协议离婚,债不就让我一个人背了。”父亲拿出早就填好了的离婚协议给母亲。“你觉得有合适就找一个,这些年,虽然感情不是很好,也算是夫妻一场。”

“,还回来吗?我不读书了,我出去找工作赚钱。”雪儿明白了家庭发生一切变故。仿佛一夜间长大了,心里酸痛得直掉泪。

“爸对不起雪儿了,没有尽到做父亲,让雪儿受苦了,为父无能,等在外赚足了钱还了债就回来。”

雪儿第一次看到的父亲眼睛红了。父亲从小就是雪儿,母亲是海,父亲是山,父亲是雪儿心灵中一座高山,现在这座山一夜之间倒塌了。

雪儿看见父亲拘起身把窗子开了一条小缝,窗外北风萧瑟。

“晚上烤碳火不要关紧门窗,小心中毒。”

雪儿的父亲很是无奈叮嘱母女两,这也是雪儿父亲最后一次寄予母女两平安和。雪儿望着日益苍老的父亲,两鬓斑驳,头发霜染一样灰白,被生活压弯了要父亲一夜之间苍老了很多。雪儿泪水在眼睛打转,鼻子酸酸的,一行热泪夺眶而出。

首发散文网:

上一篇:卸下疲惫_散文网

下一篇:从我说起_散文网

人气排行
推荐内容
友情链接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 我们会及时删除。

好词好句网www.kj-cy.com为广大网友提供: 优美的诗句伤感的句子好词好句唯美的句子思念的诗句经典语句等学习生活资源。